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沉默者 02

02

“瓦尔加斯少爷,您可要坚强……您看,您的爷爷不久前才去世,小少爷又出了这样的意外……您可要坚强啊,瓦尔加斯家族交给您了。”

  不知道是第几个这样说的人了,罗维诺僵硬地点点头。这个可怜的年轻的孩子,他都无法分辨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他小小的心灵不知道怎么承受这一切,靠在安东尼奥身上的时候他感到十分温暖,但想到费里西安诺再也无法感受到这种温暖时他又会崩溃。

  安东尼奥真是个好人,他和他仅仅相恋两个月而已,甚至连床都没有上过——他却肯帮他打理这一堆操蛋的事,还要腾出心思来安慰他的小情人。毋庸置疑的现在费尔南德斯家族与瓦尔加斯家族站在一条阵线上。人们都说这可让整个费尔南德斯家族捡了个大便宜。罗维诺不知道安东尼奥有没有这么想过,如果他想他立刻崩了他后崩了自己。

  小少爷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葬礼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在这一周里罗维诺总是触景伤情,而安东尼奥就像上述的那样不停地安抚他。直到因各自理由而疲惫不堪的两个人一屁股坐在床垫上,连看彼此的力气都没有。窗帘制造了黑暗,在窒闷里他们只能制造湿热沉重的粗野吐气。

“我不悲伤了。”罗维诺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安东尼奥皱了皱眉头,他有点担心他因为过度的刺激而疯掉了,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亲爱的……噢。”

  罗维诺侧身让嘴唇贴上安东尼奥的,他含糊地说:“我爱你,安东尼奥,我爱你……”

“我知道,我的小番茄。”安东尼奥轻轻地说,盯着他的后背。

“我不悲伤了,我愤怒……我要复仇,从现在开始……我想这不需要任何理由了。”

“我在王家有线人,”接着罗维诺听到了想听的东西,“我有一批最新的精神药物——所以敌人关于解药一无所知。”

“谢谢你。”

  当罗维诺仰头索吻的时候安东尼奥没有想别的什么了。

 

  对华尔家族的清洗是王家的一大胜利,举办宴会是必须的——闲言碎语说华尔家族就是在这种宴会中被毁灭的;伊万把原话说给王耀听,王耀揽过他的头放在他赤裸的肩膀上。他难耐地笑着说:“让他们来吧,亲爱的,他们现在的吸引力无疑比不过你。”

  伊万的手指感到王耀的大腿根部的湿滑黏腻。他的主人的身体在办这种事的时候快乐而坦诚,就像他仰起头时流畅的颈部曲线与被体液打湿的散乱长发一样让伊万无比着迷。虽然想想王耀的腿缠在他腰上就让他发疯,但伊万对现在的处境居然感到羞窘。

  这不怪他,他的主人在王家别墅醒目的大落地窗前发情了。王耀看到垂目给他擦拭皮鞋的伊万的皮鞋后非常不满,因为他的比自己的光亮,他甚至在伊万的皮鞋尖上看到了自己的脸!他把伊万拽起来压在窗上。伊万并不明白哪里惹恼了主人,他轻柔地说:“怎么了吗?”

“你的鞋比我的鞋亮。”王耀拽着他的领带把他拉进了一个凶猛的吻里。伊万完全明白这并不是他的主人发怒的理由,他只是看到伊万的身体蹲下来抱住他的腿的时候情难自禁而已。他得满足他的主人,他想。他抚摸王耀的肩头,肩胛骨,腰,臀部,大腿根。王耀只是抱着他微微发抖。

  伊万的手指探入了他的身体,王耀半阖着眼皮看到落地窗下的灯火的众人的枪,还有枪上的血。伊万舔舐着他的脖颈,他对他的脖子有种特殊的偏爱,他舔得又慢又仔细。

  他的执事的手揽过他的腰部,另一只手抚慰着他湿透的前端。王耀抱着他的脖子,他喘着气说:“这衣服可贵了。”

“您的错,不是吗?”

  伊万挺身,他发出一声甜美的尖叫。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