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临界层叠·穿西装的女人

2-1

  王耀又洗了个热水澡。他穿着亚瑟送给他的礼服(他好久没穿过这么正式的衣服了),坐在软椅上不知所措。他的对面,隔着一张办公桌,坐着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布拉金斯基。他说:“您好,王耀先生。”

“呃,您好,市长先生。您的中文说得真不错……”

“您的西装也不错。”市长先生从善如流地接过话头,露出一个可爱的假笑。

“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看起来很贵,不是吗?”

“是的。”

  这一声短促有力,让王耀怔了一下。市长先生依然善良地笑着,同时瞪着他。政客想要看人心的方式如出一辙,王耀不是单纯的少年,他也笑了(虽然跟市长先生的比起来僵硬许多,毕竟他太紧张了),“您找我有什么事?拯救世界?”

“不,不。简单得多。”王耀的笑话没有逗笑他,因为他一直不温不火而礼貌地弯着嘴角,“希望您已经休息够了。您的行李已经安置好了。”

“我希望您没有令人检查它们,这是我的隐私……”

“这是我的战争。”市长先生打断他说。

  ……

“你拼命想要保护的是这个,对吗?”伊万拿出那个红色的塑料袋。太奇怪了,它出现在这里被市长先生昂贵的手套捏着,成为豪华办公室格格不入的一点。

“是的,市长先生;我认为您根本不该阻止我……”

“我们一起来看看,然后我再与你争辩。”

  他抽出了那几张纸,抖了几抖,还有一张照片。

“这几张纸其实是狗屎。”王耀瞪大眼睛,不知道是因为内容还是因为从那两片尊贵的嘴唇间吐出的脏话,这简直跟亲耳听到英/国女王放了个屁一样尴尬。“而这张照片才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王耀茫然地说。

  伊万举起这张照片,这张王耀认为最不要紧的照片。他一度想把它丢掉。

“您一定以为这只是亚历山大先生的一位情妇而已。”

  画面上英俊的男人揽着一个穿西装的女人。

“事实上,她的确是。”

“您这是废话,市长先生。”

  伊万对王耀的冒犯不置可否。他拿出一个精致的打火机,把那几张纸慢慢地点燃。

“她失踪了。”

  王耀吞了口口水,不,唾沫。

“您,您说真的吗?”

“当然。”伊万冷峻的下巴划出优美的弧线,就像舞会上矜持的淑女。

  

 

 

  王耀更吃惊了,他这几个小时吃惊的程度抵得上他一年的了。他从未想过还真有一个像《楚门的世界》中桃源小镇一样的地方,不过已经被人捷足先登。此刻这个人在他旁边轻松而庄严地迈着大步。市长先生正挽着他的手臂,而这位大人没有感到丝毫不自在。

  他不知道坐了多久的飞机,只知道那少见的颠簸差点让他吐了一地;他更不敢置信市长先生千里迢迢地把他带到太平洋哪个无人发现的偏僻小岛上只为跟他一起散步。

“先生,先生……”王耀露出勉强的笑容,挣了挣胳膊,“您这是做什么?我们在哪里?呃我不需要知道经度纬度,我只想知道这个地方的用处……”

“对付亚历山大·波普。我相信这是个充分的理由——至于为什么我挽着您的手,您待会儿就知道了。”

  老天。

  王耀翻了个白眼,而伊万依然一脸理所当然。

“我给您换了个手机,您手机的所有信息都在里面了。”伊万朝他抛来一块银色的东西,王耀忙用另一只手接住。不是王耀见过的任何一个手机的牌子。王耀很确定这玩意儿只能用他自己和市长先生的指纹打开。“谢了……哦,先生,我们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您’?对不起,我实在很不适应这种上流社会的腔调。”他故意粗声粗气,把手机放进礼服隐蔽的口袋里。

“当然可以……为了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我们得直呼对方的名字,或者视情况而定。比如,在某些特定情况,你得叫我‘万尼亚’。”

  海很平静,温柔地涌动着。

“你还记得采访我的时候吗?”王耀没料到市长先生想要闲聊。

“呃,当然了——如果你指的是我与你的对话而不是什么别的。”

“你最后问了我一个什么问题?”

“‘布拉金斯基先生,您认为这座城市最需要什么?’”

“我是怎么回答的?”伊万好像在用鼻子哼笑。

“‘快乐,善良,’”王耀想了想,“力量。”

“欢迎来到双子香岛。”

  王耀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个好问题。”伊万站在他身旁,依然神定气闲地拽着他的胳膊。

“我操!亚瑟·柯克兰,你怎么在这儿?”

  金发碧眼的英/国人一扬眉毛,“我以为他说过我们总有一天会碰上的。”

  他身后是王耀见过的美/国人阿尔弗雷德,他也挽着亚瑟的手(尽管一个身着正装,另一个穿着迷彩服),笑容灿烂。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

“我知道你熟识他们。这座岛并不是我的,是他的。”伊万耸耸肩说。

“柯克兰先生,你居然这么有钱?我的钱出了多大功劳?”王耀指着亚瑟大喊道。亚瑟对这种不绅士的行为皱了皱眉,说:“不,一点功劳也没有,琼斯先生可是个大金主。”

“God!”阿尔弗雷德夸张地感叹一声,“看来琼斯家族还不够出名。”

“可你明明姓弗雷登!”

“北/美最大的军火商琼斯家,这座岛是阿尔弗雷德少爷买的。”伊万不无讽刺地说,他与琼斯少爷的视线交汇让王耀和亚瑟觉得世界末日到了,“我可十分感谢他肯提供给我。”

“但你得遵守GSI的规矩,Mr.Braginsky.”

“当然了,我这不是挽着他的手吗?”

  亚瑟看起来习以为常地叹了口气。“双子香岛Gemini sweet island,简称GSI——这家伙好像没长大一样。我还以为他在玩F/B/I角色扮演。”

  王耀点点头,他哪儿敢说话,心想俄/罗/斯人与美/国人的矛盾不可调和。

  他们还在拌嘴,亚瑟说:“他说的规矩是这座岛上的一切必须in pairs——成双成对。你来了之后可怜的布拉金斯基先生就不是单身汉了。”

  这规矩让王耀哑口无言。这座岛可能靠近美/洲,他想道。王耀颇为同情地看了看恼怒的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布拉金斯基先生。

“让我们停止无意义的争吵,琼斯少爷。”市长先生终于用他惯用的口吻作为这场争吵的总结,同时摆了摆手。

“该进入正题啦。”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转了个身。伊万对王耀笑了笑(这让王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示意王耀跟上他。

 

 

 

  王耀一边走,伊万一边跟他说明更多的情况。“这是琼斯家的训练基地,也是琼斯少爷接受训练的地方——现在双子香岛归他所有。”

“这跟亚瑟·柯克兰又有什么关系?”真让王耀摸不着头脑。

“Mr.kirkland是琼斯少爷的导师——他是一个出色的特工。至于琼斯少爷,我想还不够格。”王耀忍不住笑了一声,这声让伊万的好感度上涨了。

“那你是怎么跟他们扯上关系的?”

“Well,”阿尔弗雷德转了个身,他力气大得让亚瑟翻了个白眼,“市长先生,在提起这座岛的时候该怎么说?”

  伊万恍若未闻,“我在调查穿西装的女人失踪的时候发现了柯克兰先生,他可真是拿命在跟你玩;琼斯家的钱已经够他吃一辈子了。”

  不知怎么的这句话让阿尔弗雷德特别受用,反而让亚瑟黑下脸来——市长先生可真不会交朋友,王耀想道。“伊万先生,我可是凭本事吃饭的……”英/国/人不屈不挠地说,又被阿尔弗雷德拽着转过身。

“然后我又发现了你。”伊万看向王耀,镇镇地说。目光里有许多王耀看不懂的情绪,他究竟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又有什么可给他的?王耀意识到两人的手臂仍然紧紧绞在一起。


评论
热度 ( 20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