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沉默者 01

·给桃夭 @桃夭爱熊猫_8.20求生贺 的生贺!

·执事露×大佬耀

·好像会很长……没有信心开学前十天写完了

·有角色死亡

-人们说王耀有条最忠诚的猎犬,有个最可靠的帮手。他们说的没错,他们不知道的是那还是王耀最亲密的伴侣。




01

  王耀又踩着脑袋崩了一个人。他把烟扔在脚底跺了几脚,白色的衬衫有点点血迹。伊万为他披上风衣,在进行这个动作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活人。他在王耀耳边低低地说:

“这里可真像个地狱,不是吗?”

  王耀扯扯嘴角,“是啊。”

“那还有个活着的……”

  话音未落那个可怜的人就失去了生命,甚至不需要伊万指一下方向——王耀在屠杀现场就像一台生命探测仪。风衣又滑落了一点,他叹了一口气。他不希望他着凉,他很容易着凉。如果着凉是他的失职。他轻轻吻了吻王耀的颈侧,那里没有沾上血迹。

  王耀皱了皱眉。

“那个人……好像不是这个家族的。”

  他指的是刚刚伊万提示的活人。这个倒霉的家族自大地想挑战王家的垄断地位,王耀让他们吃到了点甜头。于是这场自高自大的宴会在王耀带人来后就成了他们的坟墓。在进行“清场”前伊万礼貌地请所有非家族成员离开,王耀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有很强的目的性,倒不是怕连累无辜什么的——敌人的朋友是敌人。

  有点糟糕,王耀想,可能会惹来点麻烦。他这样跟身后自己的执事说,没有责怪伊万是否看清楚,抬起胳膊用同样脏的袖子擦了擦脸。伊万笑着说:

“唉,我真期待遇到点什么我和你解决不了的麻烦。”

  王耀还是皱着眉头,却笑了笑。他和伊万并肩走了出去。

  伊万的期待成真了。这位客人带来的麻烦无法想象。


  费里西安诺死了。

  罗维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差一点就疯了,但也只差一点。他不断地摔东西、砸东西,把房间里所有东西砸完后他狠狠地摔起自己来。在发泄过后的平静中他感到自己涕泪横流,他跪在地上大声哭喊着费里西安诺的名字。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费里西安诺!费里……”

  名字的主人再也回不来了,他在世上留下的一切仅有他的名字和人们有关他的回忆。一个甜美得像焦糖,又如阳光般灿烂的人就这样死于非命。罗维诺见过的血也多了,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当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感觉——这感觉真让人难忘。

  罗维诺很明白这是一场意外。费里西安诺受邀去参加华尔家族的宴会,王家对华尔家族进行了清洗。他不敢置信王家的家主是滥杀的人;不然就是费里西安诺太蠢。

  他意识到他是爱他的。他的心迅速地麻木起来,再没有什么能触动它了。他要去杀了那个杀了他小弟弟的人。他抬起手对窗户开了一枪,随即感到全身冰凉。

  安东尼奥悄悄地跪在他身后捂住他的眼睛,他感到他的指缝间有微凉的液体不断地溢出,他俯下头去亲吻颤抖的男孩的耳尖。

“安东……安东尼奥……你得帮我……”

“我会的,当然,我会的……”

  毕竟他看上去是那么可怜,那么无助,而他又是爱他的。


评论 ( 8 )
热度 ( 45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