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死在旋转公寓 08

  没有要洗的衣服,没有哭闹的小女孩,没有成堆的作业(我根本不会做)。我的灵魂在一个陌生躯壳里驻留的日子好像是一场绮丽的梦。

  但梦醒来后是无影无踪的,而我的记忆并没有被抹去。

  我躺在躺椅上,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托着下巴想。

  我早早地起来了,尽管什么都还没有做,冬妮娅与娜塔莎却高兴得几乎要哭出来了。我握住她们的手。它们温暖而干燥,还细腻光滑。再没有比她们更美的女人了。

  这段奇妙的经历一定会给我很多灵感的,我要慢慢把它写下来。我突然想到我用那双陌生人的漂亮的手颤抖着抬笔写下的“夜新娘”。

  我仍然喜爱黑夜吗?我半阖着眼皮。是的,我不觉得同时热爱白天和黑夜有什么冲突,就像一个人同时豢养了一只安静的猫,一条爱到处乱舔的狗。

  我不可能把那本书写完了。我宁愿花时间去克服对傍晚与破晓的恐惧。

  现在的天空、阳光并没有给我空旷旷的感觉。光啊,光是帮人看清世界的。黑暗是强迫人静静思索在光下看见的东西的。光、尘埃、黑暗,这组成了几乎一切东西。

  还有一些东西非常抽象,非常玄妙,让人怎么也捉摸不透,但每个人都有——一颗心,一个灵魂,许多情感。它们显得莫名其妙又不可或缺。

  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我要去中/国,去见那个爱我的人。但愿他不骨瘦如柴,不满心绝望,眼睛里盛满悲伤,心中一片寂寥……

  如果的确如此,我将拥抱他。用我现在染上阳光与尘土味的臂膀。

 

  三天,只有三天。我在那里呆了三天,却觉得或许是一个漫长的时代,又可能只是瞬息万变的宇宙眨了一下眼皮。

  因为在那里我一无所有;可是回到自己的壳子里,我又有什么呢?

  他显然听到了我的话,完成了繁重得不可思议的家务,除了作业。他要么比我年轻,要么是个外国人。他或许是个作家或者也是个学生,我觉得现在只有这两种人才会进行文字创作。他在我的本子上写了一段绝妙的话,标题是“夜新娘”。

  命运一再对我说:你爱他,你爱他,你爱他……

  他的内心因我的一段人生而照进了光芒,我知道。

  我知道我们马上要见面了,命运已经安排好了。我逃不开,他一定会抵达我身边,不管用什么我想不到的办法。啊,我想,我到时会先对他说什么呢?

  我蜷着身子抱着膝盖坐在床边,感到有点无助。而在那人的内心世界里,巨大的压力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黑暗和看不见的命运。有一点还是一样,我依然孤独。我想低下头,又不想看见从耳边掉下来的头发。

  我在进行一个可笑的行为——我把门锁上,把窗帘拉上,坐着,收听广播电台,等着我的爱人把门撞破,把窗帘拉开,把我拉起来,收音机就不要管了,吻我热情似火,而我同他一道燃烧。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