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死在旋转公寓 07

  我居然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在阳光下站了很久了。

  这对我来说是不可容忍的,是对黑夜至高无上的背叛,我听见她在我的心里嚎哭……我慌忙退进屋去,不愿再伤她的心。

  我重重地摔上滑门,空气炎热而窒闷。我意识到:阳光没有腐蚀我。

  并且它是那么温暖明亮。

  

  黑暗散开了一些。非常明显,现在在我身边的几乎只是一团团黑色的雾气了。像无家可归的人,像四处流浪的传道士,轻轻地萦绕,上升,沉淀。破夜的只能是光,光照进了他的心吗?为什么呢?

“哈哈!”

  命运发出了快乐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

  我意识到我的语气有点暴躁。

“哎呀,你不是很喜欢黑暗吗?”

  我不否认,承认了又有点奇怪。这里是个神奇的地方,我不感到饥饿,也不感到干渴,却有无处不在的孤独。与命运交流太过沉重,我的爱人的内心世界给我无边的孤寂。黑暗在渐渐地消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仍然希望他照顾好妹妹,与父母和谐相处,尽量完成家务。如果这对他来说是忍辱负重,我将在见到他的时候致以最诚恳的歉意。

“怎么不说话了?”

  我觉得命运越来越聒噪。如果命运不再是女神,我还能相信什么呢?

“对不起……”

“不必对我道歉。”命运的声音冰冷铿锵,我从未听过这样的。或许这揭开了命运的轻柔面纱,露出底下被夜露沾湿的钢铁。“我认识你没有多久,尽管我一直主宰着你,但因为我主宰每一个人,所以我对单一的个体没有深入的了解。”

  我直觉要发生什么,我挺直了背。不向命运低头……无论它欣喜还是暴怒。

“是时候决定你的我了,”命运说,“顺便决定你们的我了。”

“你要我怎么样?”

“问你几个小问题。”

  ……

  命运好像会措辞,命运好像会纠结;抑或是驼背的政客发言前的自得。

“你愿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把他的灵魂从你的身体里驱逐出去吗?”

“你愿意离开我,从而与他相见吗?”

“你愿意离开周围似有似无令人烦恼的、好像傍晚的黑暗吗?”

“你愿意重新戴面具,回到人间去面对恼人的境遇吗?”

“你愿意承受生活的巨大压力吗?”

“你愿意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度过余生吗?”

“你愿意让他永远留在你的身体里,毁坏他原来的人生,得到你的人生吗?”

“你愿意看着他一点点改变,或许会成为你的样子吗?”

“你愿意被剥夺吃饭,喝水,睡觉,与人交谈的权利吗?”

“你愿意……你愿意……吗?”

  命运问了我许多问题,我不觉得吵。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很尖锐,都让我濒临崩溃。我依然相信命运,依然相信……我是你最虔诚的殉道者。可你现在向我发起了疑问,你要看到我什么模样呢?

“不,”我说,感到脸颊有点湿润,“不,我不要回去。我要一辈子呆在这儿……”

“傻子。”

  命运咯咯咯地笑了。

“你忘记了我说过的……”

  一切都模糊了,黑暗都模糊了。我绝望地抬起头。

“我喜欢奇妙的我……”

  你骗我,你骗我!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我就回来了,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很自然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就看见了我的在熹微晨光里的姐妹们。我后颈的皮肤被我的姐姐,冬妮娅·阿尔洛夫斯卡娅托着。坐在另一边的是我的妹妹,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精致得像个洋娃娃,让人心疼的姑娘。我笑了出来;还好不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中年夫妻,周围也不是整洁得像精神病院的房间。

“我爱你,”我说,“我爱你们。”

  她俩很吃惊似的,“我也爱你,”她们说,“万尼亚。”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