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死在旋转公寓 06

  这个人可能是个神经病;我现在差不多也变成神经病了。为什么会有无缘无故对我表白的人?我爱你,我爱你?这比突如其来的恨意还不能让我接受。我难受死了;可我现在得把一大筐衣服放进洗衣机里,然后目睹它们在水花里转来转去打出白色的泡沫。他在思考。在他的思绪中,命运似一个人一般反复无常。

“你好?”

  杂乱的思维突然收束,变为一个清晰有力的发声。其实我并没有听到声音,就像平常看着一本书在心里的默读一样。非常奇妙。我站在洗衣机前,静静地想着,等他下一步要说什么。

“呃,我当然不可能欢迎你入驻我的身体,但我希望你与我的家人相处愉快。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你得这么想。请尽力完成他们所有的要求。”

  是的,是的,我在做呢。奇耻大辱。我看了看手上的泡沫。

“我应该可以大概讲述一下我们俩现在的状况,准确地说,我们俩灵魂的状况。我的灵魂在你的内心里;对不起,这真的是真的;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但不能回应我。你现在主宰我的身体。能够接受吗?”

  谈不上接不接受吧,呃,我现在就像听个故事一样。好的,我得用别人的身体把他们家的衣服捞起来了。

“我意识到,我沉默的时候思维总是向四面八方发散,”他顿了顿,“所以你现在收到的思维,是我讲话的结果。你能听到声音吗?”

  他真聪明,沉默和孤独是会让人产生智慧的。不能,当然不能。我捧起晾衣筐。

“……我忘记了,你不能回答我,对不起。这让我很失落。因为我们还有奇妙的关系,请原谅我唐突地对你表白心迹……”

  重头戏要来了,我心不在焉地想着,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甩在晾衣绳上。

“我在你的内心世界里,这里一片黑暗,关于你,我什么都不了解。我们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在这里,命运这样告诉我。是的,我孑然一身,只有命运与我对话,我不知道除了命运我还可以信任谁,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睡觉,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我的这些想法……”

  我停下了动作,这听起来很让人爱怜。我想安慰他,但我做不到。

“命运告诉我,你是我的爱人。我们生来相爱。”

“如果一切回归,我希望我们能相见。”

 

  我长吁一口气。

  这段话,不,这段思考,我在肚子里徘徊了很久。而今一吐而出,却不知道有没有回应,有没有引起在我身体里的灵魂的思考。

  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告诉他,比如他的身体像植物人一样昏迷着但有明显的生命象征,他的两个亲人抛开一切来守护着他。我与他对话的小技巧让我自己很得意,我发现往往我在说话的时候脑海中只会浮现说的内容。黑暗中我还将发现更多的东西。

  我坐下来抱紧自己。我还要嘱咐他很多事,还要告诉他很多东西……时间,我需要时间。时间好像一首辉煌的交响乐漫不经心地走过去,什么都没有留给我。

“你想回去吗?”

“……不。”

  我不想回去。

  我把脸埋在两腿之间。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