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死在旋转公寓 05

  我可能回不去了,我这样想到,崩溃地看着面前哭闹的小女孩。我只是在让她一边去玩的时候稍稍提高了点音量,她眼睛一眨就大哭起来。我完全不知所措,娜塔莎小时候都是冬妮娅照顾的。她哭得越来越大声,我对她的厌恶加剧了。

  那长得一模一样的夫妻已经离家工作去了。这给我带来了便利,我不管“我”从前是怎样对她的,总之她现在大哭大闹我就是对她置之不理。我讨厌小孩子!

  我努力平复了一下心境,望向面前的本子;我在上面已经写了一段话了。但因为这个小女孩我感到无比烦躁,无法进行创作,我真想把她扔出窗外。我已经能较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愿我的父母回来后不要带我去医院。

  我极端厌恶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意识到如何返回自己原来的身体才是当务之急——不管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奇妙的事。我认为身体的主人也许不想回来——多么令人讨厌的吵闹的环境啊。我现在意识到也许冬妮娅与娜塔莎已经容忍了我很多。不不不,难道我有这个小女孩吵吗?

  可是无论他怎么想,我还是要回去。我要与黑夜,与黑暗呆在一起。幸好房间里的窗帘足够厚,然而还是会有光漏进来。神说要有光,这是神犯的第一个错。

  那个人的想法依然源源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涌现,我习惯了一点甚至可以解读了。他好像经常在思考一些玄妙的事,我试图用自己的想法与他沟通,但尝试是失败的。我好像一个欠费后只能接电话的手机。

  突然他说,不,他想:“我爱你。”

  

“你可以与他沟通,只要你想——是真的只要你想。”

  对,我知道。“你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命运好像愣了愣。

“当然可以。”

“我刚刚想了什么?是对你的目的有关键性作用的一步……”

“你对他表白了;现在他应该发疯似的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你说得对,可是我不知道他的想法……”

“你就在他的内心里;根据你的眼前,你可以知道他的内絮。你的眼睛不会骗你……”

“你有可能骗我,”我说,“我看不见你。”

“呵呵呵呵……”命运说,“你知道现在你怎么样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你蒙住我的眼睛,装神弄鬼来骗我……放了我吧,我们家没有钱的。”

“……这是真的。迈一下步子、抬一下胳膊……这种奇妙的感觉是能够伪造出来的吗?”

“天知道你把我怎么样了。”

“好吧……”

  这家伙叹了口气,又说:

“那这样呢?”

  一个浑厚沉着的男声。

“我知道这需要很多时间才能接受……但已经过了好久了。我给你看点东西……我想你不喜欢这个声音,需要切换吗?”

“……是的。”我咽了口口水。其实我怀疑在这里呼不呼吸也没什么区别。我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来吧……来看看你的爱人。”

  又是清亮俏丽的女声;命运想要给我看什么?我眼前浮现出光点,一个接一个然后联结成了铺天盖地的光屏。化不开的黑暗仿佛没有存在过。

  我的爱人,他的身体躺在床上。他平稳地呼吸着,但这化解不了床边两个女性憔悴忧伤的神情。她们一人捏着他的一只手;他是我从未见过的英俊。他的嘴唇锋利如刀。

  我爱你。我再一次对他默默地想道。光屏消失了,仿佛没有存在过。命运用浓腻的黑暗亲吻我的额头。


评论 ( 14 )
热度 ( 33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