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AJ】世界的镜像·ABO 03

Chapter3

  我,想要。

  我想要。

  我想要一台电脑。

  我这么跟老师说了,老师的回答是“不行”。真奇怪,明明除了我每个人都有半个小时的上网时间。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钱德拉温娜塔上课时莫名其妙的想要一副弓箭,答案是斩钉截铁的否定。我下课后去要求,他们很快给我了。我不知道怎么用,丢给了她。她好像一下子有点不对劲……太棒了,老师们可能没有想到我们还会交流吧。

  这一切马上要成为过去了。亚历克斯帕基特诺夫没说是明天的什么时候。现在是深更半夜,宿舍熄灯后我偷偷地溜了出来。这一切是多么熟悉又是多么陌生:在寂静无声的夜里等着,等着什么事发生。等着……什么人来到我身边。

  “你知道手指甲定理吗?你肯定不知道。因为……那是我发明的。”

  他来了。他紧握住我的手;他什么都不看就看着我。

  “有的人喜欢用一只手上的指甲去剥另一只手上的;这样一来,他两只手的指甲都参差不齐。这样的人可能有强迫症。”

  他什么都不看,就看着我。

  “也许待会儿你会记得。你是这样的人吗?”

  “不我不是别胡说——”

  浓稠的夜晚,声称标记了我的alpha攥着我的手。亚历克斯忽然笑了,“的确!你的指甲告诉我并不是这样。”

  他的眼睛在暗夜里闪着光。感谢夜晚,他应该不会看到一张微红的脸。

  “……午夜到了吗?”我轻轻地问,动了动手。他真的捏得很紧,不想放开我。

  “过啦,我来的时候正好是。我就觉得你会这么傻,这么早来海边等我。”他勾起嘴角说。完了,既然我看得清他……

  “怎么想通的?告诉我——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

  我没问所谓大把的时间是多久。我说:

  “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确实被标记了。如果今天找不到标记我的alpha,我会很难熬。我很确定这所奇怪的学校不会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谢谢你信任我。那么任务的第一步就完成咯。”

  原来可视是因为月光。月光像银鱼,像亚历克斯的手,在我身上游走。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离我这么近了,我也很惊讶我没有推开他。我真的相信他吗?还是omega的顺从本能抑或我因冒险而产生的迷幻刺激呢?

  亚历克斯牵着我的腰把我带到海边,我昨天——我几个小时前把他丢进海里的地方。我瞅瞅他,他衬衫的衣摆上还有点水渍——看来只是把外套脱掉了而已。哈哈,他会习惯只穿这么点吗?

“干嘛啊,也要让我尝尝这里海水的味道吗?”

“怎么会呢!我已经替你尝过了呀。不好喝就是了。”

  他坐下了,两腿直伸到海水里。我不明所以,也坐下了。月光温柔地笼罩着我们,我们坐在海边。我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看见那艘船了吗?”

  我点点头。我看见了,一艘快艇停在海滩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弄来的,我连他怎么来的都不知道,那这又干嘛一定要知道真是麻烦死了。我挠了挠头发。呃……这夜里海水的反光也挺好看的嘛。尤其是远离陆地的那边……

  像是一大片银子被迫闪着挣扎的光芒。

  沙子有点硌,亚历克斯·帕基特诺夫也有一会儿没说话了。我说:“喂……”

  “在我们沉默的时间里,我一直等着你说话。现在你说了,我们又没有时间了。”

  可能这个人的脑子有点问题,我才是正常的。

  “没有时间是什么意思?”

  “我们得离开了。跟我来,快上船!学校的警卫要来了——他们估计已经发现你没有乖乖躺在床上等天亮。”

  他一瞬间就跳起来了,还拉了我一把。真是该死的,我的身体开始发烫了。他拉着我跑上船,他一定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和将要发生什么。要是我发现他有一丝得意,我就不让他上我!靠……靠。

  我并没有发现他得意,或许只是他隐藏得很好。坐上船后,他皱了皱鼻子:“这个味道还是没变。”

“……什么味道?”

“你的信息素!可乐味的。”

  我决定不让他再碰我了!可乐是这么美好的东西!这家伙……

  等等。

  可乐是什么?

“任务关键的第二步来啦。”亚历克斯转身拿出了一瓶液体。“这是可乐。你最喜欢的东西之一。你知道的,我很了解你。”

  在滚烫的发情期里可能是我的alpha的家伙递给我一瓶“可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接过去了(毕竟据他的发言我的信息素是这个东西的味道)。他撑着下巴说:“拧开来喝一口。”

“哦……”

  !

“就跟你把那个小玩意给钱德拉温娜塔一样,她也恢复记忆了。移动电子设备搞起来有点麻烦……还好你对可乐的热爱不亚于对它们。”

  我是JP。

“你是JP。”

“我的小omega。”

“我们要一起离开。”

“可是你瞧你惹了什么麻烦——”

  我转过身去,看到了所有人——并不是所有人。钱德拉温娜塔,我给了她弓箭的钱德拉温娜塔不在。她去哪儿了?

“她死啦,我干的。”他轻巧地说,“你那聪明的小脑子想到了吗?我就是用来处理你们这些恢复的人的。”

“我不怕。你跟我是一伙儿的。”

“对!我跟你是一伙儿的。”

  这个时候我正在发动快艇的引擎,我扭头看他,他高高地站在船舷上。

  他看着我,他眼里除了我没有别人,没有一切,我就是他的一切。他瞳孔里的东西是爱啊。

  ……

  是的,在大逃杀开始的时候他曾在所有人面前这么看着我。

“我会救你的。”

“谢谢你,你这该死的!”我咬紧牙关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

  我浑身发烫,绵软无力地瘫倒在他怀里。这可不是操我的好时候亚历克斯,你得打败他们不管我有什么反应。我这么跟他说,他狡黠一笑,向身后摸去。与此同时,我们的船在远离岛屿。

  我紧闭双眼,发情期的热潮让我无比渴求他。我不知道他又要拿什么,不是枪就是炮,可是我猜错了。他拿出一个开关,朝我晃了晃。

“你猜这是什么?”

  岸上的人已经要对我们开火了。

“快点啊,不然我们可就要死啦。”

  ……我想起来了。

  在我被他耍的团团转最后我忍无可忍的时候——

“炸药。是炸药!”

  亚历克斯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Bingo。任务完成。”

  他一手揽着我,一手按下了开关。

  瞬间气浪和灼热席卷了我的感官,我的眼皮又热又酥又重。我感到他抱着我蹲了下来。

  这场景一定妙不可言。一艘飞快的小船上载着alpha和omega(嘁就像王子和公主),后面是灿烂的火焰前面是银子般挣扎的海面。

  这一切都映在水中形成世界的镜像。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