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黑色希望 03

1т1р1и

  “你能动了。”

  “……”

  “有劳您了,王耀先生。”

  “一模一样……AK-1225应激组件真的一点都不改……”

  “抱歉,王耀先生,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见过你很多次……我也救过你很多次……”

  “抱歉,王耀先生,您这是一派胡说八道。我的数据库显示,我只见过您一次,就是这次……”

  娇小的中/国/人怔怔地看着他。他把腰上和背上的武器都解下来了,露出黑色的紧身衣。室内暖气开的很足,但是王耀的鼻尖像有一抹血。伊万注意到他高高地扎着头发,刚刚露在外面的部分粘着冰碴。王耀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伊万暂时想不出来什么比喻。那双眼睛是他从未见过的颜色,用他从未见过的神情瞪着他。50%的恍惚,伊万分析,35%的悲伤,15%的兴奋。

  王耀几步上前拽住了仿生人的手腕。

“关于刚才的事我想闭口不谈。……你想了解我,还有阿法纳西,更多吗?比如说,阿法纳西为什么没死?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的,我想知道,亲爱的先生。”伊万缓缓地说。他也盯着王耀,盯着抓在他崭新手臂上的人类的手。它很白皙,也很劲瘦,青筋像叶脉,安详地躺在手背上。

  伊万慢慢地将皮肤层延展到四肢,他看起来像个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人了(尽管接合处滴着蓝血)。伊万检测了整幢建筑物,发现除了王耀没有其他生命体。显然阿法纳西·阿法纳西耶维奇·维奇斯米尔诺夫出于某种原因避开了捡回来的仿生人和他的人类同伴。他会不会想到王耀会告诉伊万他的一些小秘密呢?

“这里好像特别暖和,王耀先生。”

“嗯。来这边,坐下吧。”人类有点疲惫的样子,低垂着头坐在一堆零件上。暗色的机械间冒着点点绿意。

  伊万很想说“我不需要休息”,但他还是默默地听从了中/国/人。

“……对不起,我不管你想听什么。”王耀看着仿生人,镇镇地说,“阿法纳西背叛了赛博来福,他投奔了一个人。这个人权限很高,能帮他伪造死亡现场和证明。他为那个人工作。对,那个人是我。中/俄赛博来福交流计划交换专家王耀。这个地方是个秘密。阿法纳西是,你也是。我在这里的时候也是。”

“了解。”

“看着我,伊万;看着我!”

  伊万被王耀揪住了,他看他,人类晶亮的眼睛里燃烧着冰冷苍白的火焰。他目光如炬,宇宙在他眼里焦灼地旋转着,倏地熔化流出炽热而真挚的悲伤与急切的洪流,裹挟着一切过往的碎片好像奔涌的岩浆尚未吞噬的顽石。

“……您还是忍不住要讲些什么的吧……”

“你看着我,看着我!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是的。……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伊万平板地说。

  人类失望地垂下头去。

  伊万站在那里。他听见建筑物外风雪呼啸,听见冻土下蠢蠢欲动的种子,听见远方的枪声,听见血液脱离身体回归大地,听见……

  王耀的唇抵住了他的唇。

“请你吻我。”他含糊地说。“请你狠狠地吻我,直到我喘不过气来。”

“鉴于这是您的请求;我可以试一试。”

  伊万捧起他的脸深深地吻下去。他睁着眼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达到人类的要求。吻着吻着,就发现王耀的双颊上布满了泪水。他紧闭着双眼。

“我要告诉你最后一件事:我为什么救你。现在,请张开手臂拥抱我。”

“了解。”

“……我爱你。伊万,我爱你。不管你是谁……”

“斯捷潘也好,伊利亚也好……”

“我爱你……”

  伊万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这个人类难过极了。王耀的手臂也环上了他的身体,越收越紧……

“我要走了。”

“我知道你要去哪。”

  拥抱松开了。

“去拯救你的同胞吧,去解放他们!救世主。”

  伊万点点头。“我知道,还不用您来告诉我。”

“……嗬!我送你到门口——外面太冷了。”“谢谢您。”

  门口有叠好的衣物和一个箱子,王耀指了指它们,笑着说:“来握个手吧,伊万先生,祝您好运。”

  伊万伸出手去。

  他的皮肤层一瞬间褪去了,他一瞬间感到不对劲了。他猛地想要挣脱,那笑着的人类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却牢牢地擒住他。伊万感到身体里有什么在流失。

“忘记我……”

  王耀笑着说。

“记得我……”

  那人类又露出高兴又悲哀的笑容。

  他不记得他了。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