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AJ】世界的镜像·ABO 02

Chapter2

  “无论遭遇什么情况,我都很自信。”他揽着我的肩,对我说。

  他的眼睛没有看着我;我不知道他在看哪。他的墨镜遮挡了他的眼神,不过如果他看向我,我一定可以分辨出来。我笑着说:“是吗,那昨天是怎么回事呢?”

  亚历克斯很惊讶似的看向我了:“……我以为你忘记了。”

  “开什么玩笑,英俊的俄罗斯转学生,被beta制服的alpha,怎么想忘记都不可能吧?”我干笑两声。

  眼前是海面。深深浅浅的蓝色上面泛着粼粼的波纹,银白的反光刺痛着我的眼球。我的瞳孔一直舒张收缩着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光线。有时候亚历克斯·帕基特诺夫的金发也会发出耀眼的光芒来——真让人不爽。神清气爽的alpha。

  “对,忘记一件事挺难的……你想忘记什么的时候就会想起它,这样一来你自以为忘记它的过程其实是不断回想它的过程。”

  “我可没有一直想你哦?”

  “……是吗?”

  他揽着我肩膀的手不知道在向哪里移动了,好像是毫无目的漫不经心的。一会儿用指尖,一会儿用手掌,他的手从来都很凉……他有点过分了,他的手探入我的衣领覆盖住我后颈处有发茬的地方。我紧张地转过头去看他,他依然没什么表情。我仔细观察他,他的嘴角在慢慢地挑起来——靠,靠,靠!他他妈的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这么高兴——他的手又动了,他的身体同时也向我转过来。我得以看清他的眼睛,因为他此刻通过墨镜上方看我,他比我高——靠……!

  他抚摸上了我的腺体。他先用手掌感受它,它是温热的——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捏了一下。这一下差点让我跪坐下去——我感到了愤怒,我猛地打掉他的墨镜,揪住他的前襟。他的确遇到什么情况都很镇定,起码现在如此——他还笑着。对上他眼睛的刹那我晃了晃神。亚历克斯的眼睛比面前的大海还纯净得蓝一些。

  “……你他妈在干嘛?”

  “我在证明我很了解你。”他的另一只手抓住我揪住他的手,冰凉的手指紧紧地扣住我的手腕。“为什么?”

  “明天是你的发情期,不过呢……你已经被一个alpha标记了。”

  我揍了他一拳。“闭嘴!”

  “那个alpha,就是我。”

  他笑得开心极了;我把他拖到海边,拎着他的衣领。

  “你不好奇吗?一个初见的alpha对你这样说,而你自己也知道你早被标记了,所以你才跟我套近乎不是吗?……怎么样?”

  “……”

  “我是一个特工,你呢,是一个可爱的小黑客。”

  “……”

  “你不记得一切,这没有关系。明天到学校后面找我,我们来毁灭一切。用炸药,就这样做吧——一起。”

  “怎么样啊?考虑一下吧……”

  亚历克斯笑着看我,冷冷地轻声说。他的衣服已经被我抓乱了;我的腺体在兴奋地跳动;他海蓝色的眼睛比天空还冷酷。

  我松开手。

  亚历克斯帕基特诺夫摔进海里。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