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黑色希望 02

Д1в1а

  ……模模糊糊的,不清不楚的,隐隐约约的,暧昧粘稠的。

  软体不稳定。

“这里!这里……瞧啊,他还活着,还活着!……”

  软体不稳定。

“怎么能说他还活着?都这个样子啦……”

“反正修一修都会好的……这是事实呀!”

“别这样讲,阿法纳西。我觉得他们每次这样就相当于死一次……”

  两个声音。一个近一个远。远的那个更悦耳。分析:阿法纳西·阿法纳西耶维奇·维奇斯米尔诺夫。俄/罗/斯赛博莱福高层研究员。三年前死亡。

“所以我们每次救他们,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次重生……”

  声音越来越近。分析:根据口音,是中/国/人。

“让我看看……啊。”

  分析:他很惊讶。

“嘿嘿,怎么样,王,你又找到他了。”

“是……我又找到他了。”

  分析:对方情绪激烈。怎么回事?软体不稳定。

  中/国/人的手托起了伊万的头,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

“我又找到你了……伊利亚。”

“唉,唉。这可真是太悲惨了。他还记得你吗?”阿法纳西·阿法纳西耶维奇·维奇斯米尔诺夫转过身去。分析:对方认为这个时候自己不在场较好。

  分析:中/国/人在哭。

  伊万睁开了眼睛。

  雪像刀子一样刮来——白色的一片一片。伊万的眼前只有两个人。伊万转转眼珠,中/国/人清秀的脸离他很近。他的脸颊一抽一抽的,水滴从他的眼角不断的滑落下来,很快会在衣服上结成一粒粒小冰珠。阿法纳西·阿法纳西耶维奇·维奇斯米尔诺夫站在不远处,他的身影尤为高大。

  伊万想站起来。但不行——他现在只是勉强恢复了意识,不过起码红色的提示框消失了。在接下来与两个人类的相处中,他会一直保持清醒。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弄懂。他说:

“您好,尊敬的人类。我是AK-1225军用型仿生人,我叫伊万。请您不要哭了,如果您愿意,请修复我。”

“当然,当然……伊万。”

  中/国/人抬起头来用袖子擦擦眼睛,露出高兴又悲哀的笑容。“我叫王耀,我是来救你的。”

“谢谢您。”

  伊万缓缓地说。中/国/人转过身去。他的肩膀耸动着,依然在哭。高大的俄/罗/斯人走过来轻松地扛起了他,伊万注意到王耀背着很多枪,腰间挂着很多手榴弹。如果他们对自己不利……伊万建立了击倒王耀和阿法纳西的模构。

“您好,阿法纳西·阿法纳西耶维奇·维奇斯米尔诺夫。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嘿,我就知道你认得我。是因为记忆还是因为你该死的数据库?”

“后者,先生。”

“……闭嘴吧。”

  风雪载途,伊万感到寒冷。“阿法纳西先生,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不是叫你闭嘴吗?”

“我已经是异常者了,不用再遵守包括您在内的任何一个人类的命令……”

“那我是不是要担心你攻击我?”

“不要担心,阿法纳西;你看看他……”

  伊万眨眨眼。他很清楚,他现在断手断脚的,许多关键零件也受损。刚刚建立的模构是在他功能正常的情况下,那个时候打败两个人类简直轻而易举。“王耀先生,我是最先进的AK-1225军用型仿生人,如果您想修复我,我认为您找不到相应部件。”

“……怎么会找不到呢,我那里可是太多了。”

“我不认为您这话有多可靠,但我愿意相信您。”

  中/国/人又开始哭了,他咬着嘴唇仿佛受了什么莫大的中伤。他本来走在阿法纳西前面的,阿法纳西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不会也要我背着吧?”于是王耀又在雪里熟练地跋涉起来。

“王耀先生,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但是很抱歉……”

“这下你该闭嘴了吧,……伊万,对王好一些,他要求什么都去做。他可是……他可是救了你的人。”

“当然,阿法纳西先生;我对您也会这样,因为您也是救了我的人。”

“混账!我的意思是他对你来说是特别的,你对他来说是特别极了的……以后你会明白的,到那时你会后悔的不得了。”

“我记住您的话了,阿法纳西先生。”

  暴风雪。暴风雪。阿法纳西和王耀还有一个仿生人,在寒冷冰封的俄/罗/斯大地上前进着。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