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黑色希望 01

·露中在底特律第一弹
·仿生人露×研究员耀
·语无伦次
·三发完


-说真的,你是死在我怀里的。也是在我怀里睁开眼睛的。


Од1ин

  美/国底/特/律仿生人起义成功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开来。在电视上,在广播里,在网络上。自由、平等,我们有权利,且与一切是公平的——这种好似历史上渴求解放的人们的思想,在全世界的仿生人的脑海中游荡。愈演愈烈,越发地——

  伊万看着突然被切断的屏幕。

  仿生人们站在他身后,冰冷,僵硬,默默无言。

  他从高台上跳下来,围巾在他身后悄声飞扬。他稳稳地落地(这得益于他最先进的程序演算),然后面对着他同胞们平静死寂的眼睛。然而你绝对感觉不到安详。只有绝望,只有悲伤,只有无尽的寂寥。这淹没了伊万,这个最先进的军用型仿生人,他机械的心脏不停地泵着蓝血。它也在支撑着伊万的思考,高密度,大频率,非得最先进的程式才能承受。他的眼睛闪烁着坚定而冷静的光芒,层层晶体与薄膜后精密的零件契合着,运转着。伊万的仿生头发很逼真,柔软,金黄泛着奶白色。太真了,太英俊了,不像一个仿生人,不像一个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冰冷机械的军用型仿生人。许多设计根本没有必要,伊万想不通为什么。根本没有必要,我是用来杀人的。漂亮的外表,过多的情感程式——虽然不存在来不及处理的情况,但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效率。

  例如此时他不清楚为什么,但面对一群好像从打翻了的油漆桶出来的、身上蓝蓝红红的伤痕累累的同胞,他感到有什么在胸下的核心翻涌,虽然他知晓自己早已被淹没。灭顶之灾——成为异常仿生人。一条很好的不归路。不过伊万的程序里的恐惧很少,因为他是一个军人,一个战场上的亡命徒。打破五道红墙的时候他没想到:人类在面对生命危险的时候会产生恐惧。诸如恐惧,害怕,敬畏一类莫名其妙的程序从未出现在伊万的机械脑自己的演算中,对于这些名词伊万只在搜索引擎上见过。如今他有了真切的体会,甚至由衷地感叹人类的奇妙;随即他又惊讶地意识到:我越来越像人了。一个真正的人。

  但我永远没有……

“塑料屁股们,老子可有你们永远没有的东西。垃圾,塑料垃圾,操他妈的。”

  永远没有……

“垃圾们,你们是人类的造物,又是模仿人类的残次品。”

  没有……

“你们永远没有灵魂。”

  尽管在相似的位置,所有的器官运作着。大脑在思考,心脏在跳动。血液的颜色却不一样。

  我们永远没有一个灵魂,我们是容器,灵魂的容器。但没有灵魂可装。

“真是悲哀。”

  哗啦啦,咔嚓。分析:瞄准镜开启。

  枪声响起了。

  伊万的表情狰狞起来(当然他的皮肤本来不会这样子的),他举起手,高声喊道:

“他们要我们燃烧————!”

  枪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很多很多仿生人倒下了,而他们都是可敬的。

“他们要我们灭绝——!!”

  枪声。枪声。狂乱美妙如狂想曲的乐章。

“我们便纵情燃烧!”

  伊万中弹了。有几个精妙的组件受损——伊万在一瞬间就分析了出来。他赶紧把这几个长长的数字编号存进数据库中。

“我们要抗争到底——”

  中枢停止了运转,他的眼前浮现出红色的提示框。还有几秒钟,不重要了,不宝贵了,毕竟不能用来干什么。

  他瞪着眼睛直直倒了下去。他的双手向上,不知道向什么伸出,仿佛要用仿生人贫瘠的双臂,拥抱寄存人类灵魂的天空。

  当然处决是在密封的房子里进行的,所以伊万不知道自己要拥抱什么。他面对的只有高耸的穹顶。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