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父亲1 叁

  尊敬的同学们老师们,家长们,在这里发言我很荣幸,并且我很乐意与您们分享我在创作毕业设计时遇到的种种困难挫折,以及目前为止成功的喜悦——不仅仅是这些。这个讲台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很确定。(热烈的鼓掌声)

  我从小时候就很喜欢我的父亲,今天他也在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得他的认可,我希望我是他的骄傲和自豪,并且为我感到骄傲和自豪。我的作品荣幸地被导师们称为是“从未见过的设计”,其实它得益于我的父亲。它的来源是我的父亲,它的灵感也是我的父亲。可以说它是为了我的父亲创作的,毕业设计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我的父亲是我见过最美的男人,最美的人,世界上最美。有一天我看着他,我想他的腿间是男人欲望架起的长河,如果没有,起码是我的欲望架起的长河。我所有关注的人都有他的影子,我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让我的欲望得到发泄,并在其中幻想愿望的满足。(一片安静)

  我的父亲。为什么他这么美呢,为什么他这么完美呢,为什么他如此,让人神魂颠倒呢?我……我太激动了,我很少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我自己并不擅长跟人交流……原谅我,尊敬的您们。(脸涨得通红)我对于他的情感并不像男女般。我与他相处仿佛在读一本书的最后一页。一直在读,一直在萌发;又是过程又是死亡,又是开端又是结束。同样美丽同样奇妙。再次请求您们原谅我的语无伦次。(打手势)在设计的过程中我突然陷入了断层,于是我找了一个女孩上床。她长得还说得过去,但她让我觉得恶心。与父亲相比她是多么丑陋啊,世界上一切的男人,一切的女人,连同我自己在内,多么丑陋啊,多么丑陋啊。多么丑陋啊!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我无数次想要问他的名字的来源,可他的注意力怎么会被我占据去一分一毫呢?他从未回答我啊,他却来阻止我了,他的头发他的嘴唇依然让我神经错乱。我从不认为我是个错误,但他一定是个错误——如果美丽是一种错误的话,他简直大错特错,我简直无可救药了。我的父亲站在我面前。我屏息凝神,希望我的呼吸不要像无数个噩梦一样飘到他身边;但我的眼睛却离不开他。我不懂他来阻止我什么,他要阻止一个因他而犯错的人吗,他有什么资格?况且这个人还是他的儿子呐。但我,我一向不反抗他的。我曾经思考过如果我发脾气他会不会多看我一些,对我说更多的话,但我不忍心让他露出那些表情。尽管这不是我的本意,他还是生气了。他打我,轻轻的一下,打在我的脸颊上,就像天使的羽翼拂过了我的嘴角,清晨花瓣的露珠滴在我的额头。我是多么欣喜若狂啊!他触碰我了,带着如此激烈的情感!但他满脸怒容。

  他要走了,不行,我不能让他走,我想要挽留他。不要离开我,我的天使,连天使都比不过的人间天使,我的父亲。我攥住了他的手,正如我思念他的日日夜夜。我凝视着他他凝视着我,如果能永远延续下去我永远不会放开攀附住他身体获得新生的手。我的脑袋里本是一片空白的,但他似乎有些怯意。我要安慰他。我抖着身体把他的身体拉近我的身体。我吻了他。他的嘴唇没有味道,坚韧柔软,与我想的不太一样。但我并不失望,我还是欣喜地看着他,我的心抖着。啊,他和我,都是无数光线和粉尘构成的啊,起码这是我们在对方眼中的样子。唉,自从我降生,我从来不缺爱人的动力啊!我高兴地要跳起来了,他后退了几步,惊恐得显而易见。我的美丽,我的憧憬在害怕我。但我此时不想再安慰他了,我自己都快被亲吻他的快乐吞噬,淹没,无边的沙海。沙尘暴向我袭来了,我被雷电击中了。我奔出门去,我在大街上狂奔,正如我在他的躯体上狂奔,我在我的内心狂奔。这之后我花了三天就完成了我的作品。疲倦的时候只要一想起他的手臂和柔软坚韧的嘴唇,我的神经就会兴奋地绷直。

  你们都在看我啊,你们都在惊讶于我啊。看看我的父亲吧,他在人群中,我一眼认出他。怎样的愚笨才分辨不出他的惊人?

  唉,我小时候他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和我的母亲的故事。我是一半的俄/罗/斯人,我一直知道;但我不知道他还一直爱她。她是美丽的;我的躯体是从她的躯体中挣扎而出的。我的父亲,却一直爱着我的旧躯体,死去的冰凉的尸体,比不上眼前鲜活动人的生命。

  我要让他永远怀恋我。

  我的灵魂不知道归往哪个地方,但就算如此我也一直在狂热地注视着您。如果我看不到您,我就在对您的思念、对您的臆想中度过无论多么长的岁月。(掏出枪,抵着下巴开枪,倒下)

(惊恐的尖叫声)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41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