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父亲1 贰

  操。真他妈的……

  王耀在踏入他给伊万租的房子的一刹那骂道。这个小混蛋,这个小兔崽子,他居然相信他租房子只是为了安静,安静地学习,而不是为了打手枪或者和年轻漂亮的学姐幽会。他坐在客厅唯一的沙发上,这估计也是伊万经常坐的地方,散发着一股酒精,汗臭,该死的年轻男人的味道。

  王耀能察觉这点是因为他正尴尬地听着女孩与他的儿子混杂的黏腻喘息。

  王耀能理解青春期伊万的叛逆和反抗,但这建立在一定限度上。他不知教训了伊万多少次,这四个字也一直被他加重地、恶狠狠地吐出来,喷在伊万的脸上。伊万低着头,这没有使他看起来谦卑那么一点,他已经长得比王耀高了。然而王耀依然看不清他的神情。教训完后王耀会感到欣慰,因为整个过程伊万一点反抗,一句顶撞,一个抬手都没有,他又相信伊万要改过自新了。但他简直恶劣得无以复加,当王耀以各种形式得到他的消息后他的怒火就燃烧起来。周而复始,王耀感到心力交瘁,不过伊万好像在为上大学还能够不定期见到忙碌的父亲而开心,尽管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顿管教,除非伊万又得了什么奖能功过相抵。

  这一次也是这样。伊万要被他的父亲像最普通的中国孩子一样训斥了,在这期间他给惊慌失措的女孩使眼色叫她快走。公寓的门发出巨响,王耀依稀听到一句小声的“对不起”,不知道在为什么道歉。

  “……一个很好的女孩,不是吗?”

  “是的,爸爸。”伊万咧开嘴说。

  王耀冷笑一声,踮起脚打了他一耳光。伊万的脸被扇到一边。他眼睛闪了闪。

  似乎有万千暴风雪在他的儿子的眼中刮过,但那只弥漫了一瞬,仿佛蝴蝶起飞时扇动翅膀的刹那。伊万脸颊上浮现出红印,犹如太阳光到达地球,只不过它带来的并非光与热。

  “我看你简直无可救药了!我该拿你怎么办?……听着伊万,你给我住到学校宿舍去。我回去就安排。”

  这次王耀并没有大动肝火,他冷淡地这么抛下一句话转身就要走。他很忙,忙得很,忙得不得了,没时间去管成绩优异却私生活混乱的小儿子。

  “……”

  伊万如同一股飓风拽住了他的手腕。开始力道并不大,却渐渐像蟒蛇一样越缠越紧,越来越难以挣脱,直至成为不可能。

  王耀只是盯着自己的手臂,一个劲儿地思考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怎么啦,所以这时候伊万的表情他没看见。但是他想,那一定是极可怕,极不常见的,一只暴戾的猛兽所表现出来最可怖的。他的儿子已经比他强壮、高大,他的影子让他欣慰又惧怕。

  在王耀觉得自己的手臂快要被勒断的时候伊万又将它用力地一扯,把王耀整个人向他拉去,他又用另一只手,托住了王耀的后脑勺。然后他朝他父亲的嘴吻了下去。毫无血色的、薄薄的颤抖的嘴唇。它被狠狠地啃咬,被虐待着,王耀惊呆了。

  伊万伸出了舌头。温暖潮湿腻滑,如同一条黑色的鱼,一个黑色的影子,通过王耀的唾液,把他儿子可怕的爱意吞进肚里去。然而王耀来不及消化。他咽了口口水,伊万看见他喉结动了动。

  王耀猛地推开了他,连同唇舌,连同后脑勺上的手,连同攥紧手臂的手。那里已经有点隐约地泛疼了。

  他后退两步,直直地望着自己的儿子。高大,英俊,此刻眼眸阴暗如同窗外的天空。我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想。事实如此,王耀俊雅的脸上布满了不解,愤怒,深深的悲哀,还有许多伊万看不懂的情绪窝在他剔透显着怒火的瞳孔里。不过父亲抽动着的嘴角还告诉他,他对他变成这样子有多失望。

  这下好了。伊万小朋友差不多所有举动都能够用一个字来解释。

  爱。我想我爱您,我爱上您了,我爱死您了!请知道我的爱吧,它快漫出来了,它让我痛苦,让我恶心。我也要让您痛苦,让您恶心。

  王耀又后退了几步。

  他夺门而出。

  不动的是王耀。狂奔着的伊万,不知道他亲爱的父亲是由于过于震惊,还是因为在思考而动弹不得。


评论 ( 15 )
热度 ( 76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