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露中]飒之丘 贰


“王。”
“王。”
“王!”
  王耀被伊万高拽着双手走着。精灵王的蛮力叫他吃惊,又有些恐惧,因他无法挣脱。他突然醒来,面对的就是一群美貌非凡的精灵。
“看他们的眼睛,你就知道他们属于什么。那个绿色的,是森林。”
  伊万在他耳边轻声说。
  王耀说:“我不知道您属于什么。”
“我属于人。这样一说,我属于你。”
  王耀觉得精灵王口中吐出的“人”这个单词很奇怪,很别扭,不像他常从人们口中听到的。
“为什么我会在走路?我记得我在睡觉呀。”
“不要想着人们了。您将永远地属于我,并远离他们。”
  王耀不语,他被精灵王拖向华丽而缥缈的殿堂。
  周围一片朦胧,王耀仿佛看到了一切,又仿佛什么都没看见。这到底是什么都有,还是一片虚无啊?
“这些是什么啊?”
“我。看着我就行了。”精灵王霸道的手指扳过他的脸,瞪着他说道。
“尽管您是这儿的法律,我决定不遵守。”
“由不得您。”伊万欣赏着小猎人的模样。为什么会有这么鲜活可爱的生命呢?
  此刻他呼吸急促,脸颊泛红的神情,让精灵王寂寥的心笑了起来。
“请问您的岁数?”
“一千四百六十七岁。”
“太短了,亲爱的,太短了。”
  他的手。他的呼吸。他仿佛、游刃有余的低笑。
“您要干什么,请把您的手从我腰上拿开。”
  精灵王轻轻往后退了两步,眼神依然舔舐着王耀。
“冒犯了。”精灵王淡色的舌扫过锋利如刀的嘴唇。
“您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伊万,精灵王先生。”王耀冷冷地轻声说,“我不属于人们,也不属于这里。”
“你属于我。”
“我认识您不到半个钟头!”
“是吗?”
“王耀先生,您已经一千五百六十七岁了。”
  这下可把王耀噎住了。
“……我清醒的时间。”
“这您没说错。”高大的精灵王耸耸肩。
  王耀躲闪着精灵王滚烫的眼神,他恨不得把自己缩起来。这时精灵王又向他走来,王耀也只好一步一步退。他认为他会退到墙上,然而他退了很久还是没有。
“这里只有我。”
“……哈哈。……没有我吗?”
“对。我和你。”
  精灵王的声音在王耀脑壳里头荡着,怎么都排不出去。他意识到其实他一直处于极端的恐惧中,因精灵王强大不可背,因这里是飒之丘。
“来吧,亲爱的。”
  精灵王咬开了自己的手腕,递到王耀面前。王耀不再退了,原因他没有细想。他此刻只是盯着那只手腕。白色的血液纯净而没有温度,像水。
“那么就像喝水一样喝吧。非常好喝哦。”王耀一把抓过它,举到嘴边。精灵王的眉宇溢出些许愉悦。
“您的血,有什么用啊?”
“对您来说是好的。”
“到底……”
“别闹了。”
  精灵王把他的头往源源不断的血液上按了过去,王耀竟呛了一口。他没喝过这么辣的东西。精灵王的血液像烈火,灼烧着它流到的每一处。但精灵王的手,臂膊,都是冰冷的。
  王耀感觉自己的血液与它交融了。然而直到他喝到不想再喝,什么都没改变。倒发生了一件无伤大雅的事——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伊万衔住了他的嘴唇。
“溢出来了一些——这是我的东西。”精灵王笑着说。
“……那么到底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由于您太年轻,”周围骤然陷入一片昏黑,“光喝我的血,您无法变成精灵。”
“我从未表达要成为精灵的意向……”
“您跟我走了,亲爱的,您跟我走了。”
  王耀气愤地瞪大眼睛,想要抵抗又是突如其来的睡意。
“喂!……别再让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你到底……要我干什么?”
“我要您变成精灵,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不会让你尝到永生的痛苦,我会在适当的时候了结你。我爱您,亲爱的。正如我之前所说,因您太年轻,您需要与我彻底地结合才能变成精灵。”
“接受我,不要反抗了。”
  王耀又沉沉地睡了,他感到自己还是站着的,并没有倒下。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