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阿尔法

他见的越多,怀疑的东西也就越多。对各种人进行考察时,他常常发现,勇敢无非就是大胆一点,谨慎其实是一种胆怯,豪爽则是狡黠,公理实际上是罪行,文雅那是愚蠢,诚实只是基本素质。奇怪的是,好像这是命运安排好了似的,他又发现,真正诚实、文雅、正直、豪爽、谨慎和勇敢的人,是得不到人们的任何尊敬的。

【APH】Номер ангелов·ABO 01、02、03

01

百度云走评论



02

“大人,大人。”轻轻的叩门声和柔美的嗓音,是女仆在试探她的主人。“您醒了吗?”

  “请进吧。”他侧过身去,伸腿把被子踢到一边。年轻的女仆看到主人泥泞不堪的身体脸颊不禁微微发烫。女仆跪下来,用被温水浸湿的绸巾擦拭主人的脚背和两条腿。女仆看见的是布满皮肤的咬痕、吻痕、掐痕,她的脸于是像盛开的玫瑰花一样了。“他怎敢这样对您?……”女仆立刻认识到自己的失言,惶恐的抬起头来。

  “不……不要紧,继续擦,擦干净点。我不想身上黏糊糊地出去。”王耀沉静地俯视女仆的眼睛。“作为一个健康的omega,我需要这样做爱。”

  女仆沉默了,她不想再一次冒犯尊敬的主人。女仆的动作格外仔细,在擦拭私处的时候她小心控制手上的力道。“……好了。后面我自己行。叫廖太太记下这个alpha的联系方式。他叫……,叫什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主人。伊万·布拉金斯基。”女仆小声地回答,声音细如蚊蚋,“廖太太已经记下了。”

  “……她知道他会让我满意吗?”王耀笑了起来,女仆站起身来行了礼便走出去,轻轻带上门。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的确令王耀恼怒地感到满意。尽管双腿布满爱痕,但脖子、肩膀、锁骨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再说说恼怒——当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说“你比女omega还柔软”的时候王耀一脚把他踹下床去,让他好好想想怎么会沦落到被一个柔软的omega在做爱的时候踹下床去。布拉金斯基先生好好地想了想,跪在床边亲吻他的脚恳请他的原谅,于是王耀让他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

  不同于一般的omega,王耀只偶尔服用最好的一等抑制剂。大多数时候王耀会找一个alpha来干一场。王耀不受限于omega的身份,他更不受任何歧视。

  王耀强撑着爬起来,一边揉着头一边踉踉跄跄地向浴室走。他想扶墙一类的东西好让自己稳一些——但房间太大了,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而且房间里挤满了摆放艺术品和书的架子。

  王耀在落地镜前站定。这副皮囊在任何alpha和beta眼里都是极好看的,但王耀已经看厌了,他每天戴着自己的好皮囊在镜子前挤眉弄眼,试图发现新的表情。而他的身体是王耀引以为傲的,在omega中说得上强壮。王耀以前整日泡在健身房,按照alpha的健身计划来锻炼。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锻炼出可怕的肌肉,于是他就往死里练了。现在他的肌肉渐渐隐没进柔软的皮肤中——并不是他胖了,王耀吃不胖。这是因为锻炼的中断和omega本身的身体改造。

  王耀的腿很漂亮,这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用脸摩挲着大腿内侧的时候呢喃的话。的确,几乎每一个和王耀做的alpha都这样说,极个别不说的王耀相信只是因为他们太紧张,不然他们一定会像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这样口无遮拦地称赞他。alpha都是一个德行,不过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勇气的确让人敬佩。

  王耀的头发像他用的上等绸巾一样明亮且泛着光泽,事实上廖太太就是参照他的头发选料子的。王耀几度想剪掉使他看上去极像女性omega的长发,但他的弟弟们极力劝阻他——王家的长子是要留发的。王耀必须拿什么来约束一下它们(不然影响他干活儿),虽然他反感带子这种”omega的饰物”,不过王濠镜冷不丁地说“哥,在你眼里是不是楼下的花也叫omega?”(王嘉龙在旁边吃吃地笑),于是黑色红色的丝带成了王耀家中的必备品。

  王耀的背部有一道疤,是被最普通的蝴蝶刀划伤的。那时王耀的心还没有筑起墙,所以被亲近的人划得这么深,王耀没有任何防备。王耀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孩子的信仰变了。

  王耀滑进从他踏进浴室就开始注入液体的浴池。液体是乳白色的,不是某种糟糕的东西,是女性omega的乳汁。幼小生命的养料把王耀包裹起来,涌进他的身体,吸收他的污秽,然后在掀开盖子的一瞬间被冲到下水道。

  王耀站起身来的时候暖风机立刻开始工作。时间是要充分利用的,他转头用两根手指撑开他的后庭,然后轻轻搔刮。还好没有射在里面,王耀萌生了由衷的感激之情。鉴于这个动作的耻度王耀很快缩回了手,放在水龙头下冲了又冲,然后站在那里等着它被完全烘干,直到指尖没有一点淫靡的意味。



03

百度云走评论

评论 ( 10 )
热度 ( 47 )

© 百事阿尔法 | Powered by LOFTER